希望某一日
2019-07-07 15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新公益:你的本职工作,是番禺一所中学的校医,是什么机缘让你与残疾人结缘?

大力倡导轮椅出行

新公益:你曾想过将广州轮椅舞蹈队打造成轮椅上的千手观音,这个梦想仍未实现。

他坚定,执着,行事只辨对错,不问结果。

林义平:很难。无论队员本身,还是身边的健全人,都曾认为组建轮椅舞蹈队和远行伦敦,都是难以达成的目标。但我不这样想没有不能,只有不做。没有试过,你怎知做不到?尤其是伦敦之旅,出发前很多人劝我,不能去,(队员)会饿死、走失,或者发生种种意外,我顶着压力,因为轮椅上有舞者,他们支持我,相信我们能行。资金很困难,6个人,8天,只有6万元经费。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他们证明了自己,我要感谢他们。

林义平:2010年广州亚残运会开幕式上,一个解放军表演的节目引起我的思考。几百人的队伍,舞蹈道具是轮椅,节目很精彩,掌声雷动。我在想,为什么表演者不是残疾人?如果是残疾人,那该是怎样的震撼和感动?从那时起,我就萌生了创立广州残疾人轮椅舞蹈队的念头,而机缘巧合,当时助残部以轻便轮椅奖励优秀义工,第一批领到新型轮椅的人里,就有杨扬,他无意中与志愿者跳了一个舞,惊艳全场!我更加坚定要筹建轮椅舞蹈队的决心,并着手物色人选。我认定的是,舞动奇迹,就能提升尊严。

新公益:未来如何走好、走远,你是否有规划?

想让他们感动更多人

这个男子中等身材,圆脸,细眼,目光如炬。自小敬重岳飞,不惑之年,林义平开始蓄须,希望某一日,亦能美髯垂胸。胡须尚未成型,周围赞弹不绝于耳。林义平不以为意,一如当初创建轮椅舞蹈队,或策划轮椅飞扬梦伦敦时。

新公益:完成推行使用轮椅后,为什么有了创建轮椅舞蹈队的想法?

人物简介

林义平:那是他们的荣耀,是所有人用汗水与付出换来的。但在我心里,荣誉都是过去式。我们要发展,未来如何走得更远、更好,是必须思考的问题。我们需要舞台,需要为观众呈现最好的表演。现在的队员来自四面八方,番禺、南海、广州有些人要跑几十公里路,开着残疾车赶来番禺。他们不富裕,很多人还处在贫困的阶段,而我能做的,只是给他们20元油钱,一个盒饭。如果每周有50人训练,一年就要五六万元,还是最低的成本运作。这些钱由助残部四处筹来,现在的款项只够维持到2014年底,到时仍无后续资金,我们面临的,就是解散。

助残十余年,曾获中国好人榜助人为乐类好人、广州市第四届道德模范、广州市十大杰出志愿者等称号。

几米之外,林义平抱胸而立,不动声色。

新公益:因为团队中有四位残疾人,不远万里,在伦敦出色完成了任务。是不是感觉很自豪?

伦敦之行,传奇之旅。

林义平(中)2007年云南探访山区儿童。

林义平:我很痛心,对舞蹈队成员来说,还有很残忍的成分。舞蹈是他们的快乐之源,花费这么多心血却要被迫解体,是硬生生折断了他们想飞的翅膀。我常在想,如果我们更专业,有更多演出机会,是不是会有改变?但这也需要钱,比如要请专业的老师,花费更多时间来培训,给残疾人稍微多一点的误工补贴。无数次,我梦想看到百人的舞蹈队同台表演,音乐像流水,演员的动作也像流水,每个人的动作都很美,脸上是微笑和自信这个场景何时才能出现?不知道。

偌大的篮球场上,一曲终了,队员们不忘分享大洋彼岸的荣光。慵懒的夕阳斜射下来,照在简姨脸上,勾勒出双颊柔美的轮廓。只要自信、自强,坐着轮椅,一样可以出国去表演。她握紧右拳用力一挥,众人颌首,含笑相合。

林义平:多数人自闭、自卑,对外界充满恐惧。他们不肯出门,担心受人歧视。有一位大石(镇)的女孩,从学校毕业后一直待在家里,活动范围就在居住地方圆500米的范围,这样的空间,让他们的视野非常窄小,无法了解社会,更不可能融入其中。接触到这个女孩后,我交给她一个单独出行的任务,沿途向10个陌生人发出求助信息,记录每个人的态度。她回来后,豁然开朗。为什么?10个陌生人中有6个人毫不犹豫地援手,但这个结果足以鼓舞她走出家门。现在,这个女孩在广州工作,每天搭地铁来回,从容自若。

新公益:3年时间,你建成了拥有一百名队员、全国最具规模的轮椅舞蹈队,并在去年完成声名远播的伦敦之行。这中间,碰到过哪些困难?

林义平:我也是讲师,做培训,教别人如何去做志愿者。最初上课,都是用现成的教材,感觉没有底气。你自己都没有做过,怎么培训他人?我觉得对不起培训对象。所以我在2001年加入番禺义工联,成为一名正式义工。成为助残部一员,也是阴差阳错,当时报名在青少年成长部,有一个阶段被忽略,没有参与什么活动。这个空当反而关注到肢残人士,与其他人不同,我能以医生的视角与思维去看,去想。我的结论是,要改变他们的生活,必须改变他们的出行方式。要让健全人与残疾人正面接触,生命因了解而尊重。

新公益:对于你,还有舞蹈队队员,如果真要面对解散的困局,将是怎样的心情?有无解决之法?

林义平:大胆外出是第一步,而怎样外出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健全人与残疾人展开互动的可能性。助残部的人曾经直言,番禺残疾人出街,都是八仙过海。什么意思?有拿叉的,拿棍的,拄拐的,甚至还有自制滑板。即使有人想帮你,怎么下手?太尴尬。有一件事,我印象非常深刻,2012年伦敦之旅归来后,我带两名坐轮椅的残疾人去华农社工系分享感受,走到楼梯口,五六位大学生冲过来,一阵风似地将两部轮椅抬上楼。太快了,我们惊呆了,赶紧说谢谢。后来我想,如果当时他们拿着棍子,学生该怎么帮你?所以,坐轮椅,走出去,让健全人有机会与你沟通互动,这个互动是良性的,健全人了解到,残疾人并非想象中那么神秘,残疾人也能获得认可,消除自卑感。我进入助残部之后,大力倡导轮椅出行。这个过程很漫长,得到了团省委的支持。番禺残疾人使用的轮椅,有一半是由团省委书记曾书记亲自出面帮助拉的赞助。

没有不能,只有不做

林义平:我的梦想还未实现。我一直盼望能拍一部励志片,以轮椅舞蹈队的成员为主题,他们的故事,讲出来都是励志传奇。我希望让更多人看到、了解。但长期以来,没有合适的资金和专业的合作团队。广州轮椅舞蹈队要做的,不是打造明星,我想让公众知道他们,认同他们,让残疾人的舞蹈感动更多人。2014年,我期待团队能在韩国仁川亚运会上表演,更期待2016年,到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奥运会上表演。对于我来讲,有付出,有快乐,我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新公益:在当时,你眼里的残疾人是怎样的生活状态?

林义平:是。但认真想一想,我们与千手观音团队相差太大。精神上可以借鉴,但事实不可能达成。她们有雄厚的资金支持,百里挑一的人选,全脱产的排练。我们太草根。但反过来说,更接地气,这也是我们的优势。我需要打造一个这样的团队,把积极向上的能量带给其他残疾人,同时带给健全人。谁说健全人不需要我们来励志?那些动辄逃避、悲观,甚至以自杀的极端方式毁灭自己的人,看到这样一支舞蹈队,应该有怎样的震撼!

新公益:你所说的改变出行方式,是指?

林义平,1973年10月10日出生,广东省梅州市平远县人。本职工作是广东某中学校医,同时是广东省志愿者联合会理事、第16届亚组委志愿者部精品课程第三课题组组长及主讲师、第16届亚运会及广州2010年亚残运会城市志愿者讲师、番禺区志愿者协会(义工联)副会长、番禺区志愿者协会(义工联)助残部部长。曾任北京奥林匹克广东省志愿者选拔评委、第16届亚运会火炬手、广州2010年亚残运会火炬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q8f17.cn期货平台哪个好,股票推荐每日一股版权所有